新闻详情
解放夏邑县城始末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6-05-08 15:22来源:夏邑档案信息网

为迎接建国六十周年,解放夏邑县城六十二周年,再现英烈形象,依史实、实地、真人、真事记述解放夏邑县城始末。展现于世,留后人文观,以晓真实史实。
李春茂:
河南项城人。夏邑县民国政府县长,解放县城时被宽大释放处理。
李子玉:
本县南何李楼人。夏邑县民国政府保安团团长,解放县城时被宽大释放处理。后在肃反镇反运动时被人民政府拘捕,一九五八年枪杀。
孙五卿:
本县城内人。夏邑县民国政府秘书、财政科长,解放县城时特派议和员。解放后从事教育工作,一九六二年病故。

易守难攻之城池
夏邑古城,外圆内方,外护城堤宽阔高厚环城十余里。四块外城河围古城一周,河宽五百多米,深约一丈。唯有从四门通向堤口外的道路,路宽三丈左右,且每条路间设有三孔悬空吊桥。城门高大坚固,城墙高厚三丈,内有土堤城隍围土1丈。城墙内有四块内城河,宽约四百米,使古城里形成陆岛。
一九四六年,民国政府保安团长李子玉最后盘踞县城内。由副团长李东生、祝桂侦参谋下重修堤防、城墙防护攻势。抓全县劳工二千多人,将城门楼增高一层,高达六丈五尺,门洞加深一丈。一层通城内外要道,二层阻外射击堡,三层瞭望外围险情。城门外丈余挖修难民坑,周方二丈,深一丈,坑底安立耙钉,下铺上木板无法通行。城门外建环形地堡,周设枪眼数个,地堡上覆土三尺。城门外两侧各修暗堡一座,地堡、暗堡下有通道直到城内。
城墙外加固拦马垛口,墙内加复城隍土五尺,环城墙内加修女儿墙高六尺。城墙四角建三层炮楼一座,城门到城角炮楼中间建二层中心炮楼四座,城墙内外建斜通道十二个。李子玉派兵把县城周围十余里村庄树木伐光,护栏城墙外一周,上扎铁丝网,坠响铃一万多个。
城内四门沿路通有地道,直达保安团部,以备紧要时刻暗中增兵。四门内各挖内城防沟二条,筑堤二条,中间仅留丈余路道。并在东西堤口内修小营园各一座。
县保安团长李子玉命令:一营长杨耀武带兵驻防北城门两侧营房,二营长张业美带兵驻防西城门两侧营房,三营长王老成带兵驻防南城门两侧营房,迫击炮中队及机枪连驻防东城门两侧营房,各乡公所武装驻防东西小营园。
保安团长李子玉只想有易守难攻盘石固地,美式装备武器,二千五百顽兵,永霸夏邑为王,未料到惨败俱殇。

裴 桥 会 议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三日,淮海战役暴发前夕,淮海战役总前委负责人邓小平、陈毅、张际春、陈赓等到豫皖苏三分区驻地——雪涡县裴桥村。召开地委、行署、分区负责人会议,传达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关于进行淮海战役指示,部署地委、行署、三分区任务。全力以赴支援淮海战役,配合野战军作战。
时任三分区司令员邢天仁向邓、陈前委总指挥提出报告:永城裴桥西夏邑县有一股顽匪,非常顽固,如果不早消灭,一旦淮海战役打响,恐怕背后受击。邓、陈二位首长商议后当即指示:野战军在东线作战,夏邑顽敌由你们三分区集中武力消灭,不得让其逃脱,任务紧迫,确保后防稳定。
三分区司令员邢天仁、政委冯潜接受首长命令后,召集三分区下属及夏邑自卫团负责人会议,立刻研究攻打夏邑县城顽匪之计。
县自卫团长彭方生献策于邢司令员:县城内有我一知友孙五卿先生,现供职县政府秘书、财政科长,初时供助我义财甚多。我和五卿先生四弟孙英杰又是同学,现供职警察局副局长,我修书一封与他,想能助一臂之力。邢司令员欣然同意此举,随派两名侦查携书信即日进城面见。
当晚到了县城内,佯称归德府(商丘)客人拜见孙五卿先生,当即把彭方生书信呈上。孙先生折书已阅,万事俱明。差人把四弟传来,说明客人来意,同观方生书信,招待客人酒宴,当晚留宿于家中。孙先生和四弟英杰商量:大哥维杰,现任职冯玉祥部将干旅旅长(军校校长),二哥伟杰现任职张治中部军需处处长(团长),都和共产党内有联络,多次来家信让咱兄弟二人辞职改行。共产党胜利就在眼前,云生密书,与我雷同,不如弃暗投明为上策。其弟英杰点头应允:就依三哥是了,听你指挥行事。
四日清晨,孙五卿先生让其弟陪二位客人去东关集市吃饭,且环城一周察看地形,并告城内顽敌实况。孙先生告假:称去归德府看病。吩咐四弟速去归德,电传二位哥哥实情,自己陪二位客人坐高脚轮车到县东南随沟崖会见彭方生先生议事。
初午时分,孙五卿先生已达随沟崖村,早已在村头迎候多时的彭方生团长满面笑容迎上前去:
“料到五卿兄会来见面,给弟天大的面子。”
孙先生拱手:
“团长御召,怎敢有违。”
二人同到住所,彭团长设宴叙谈:
近日中共军委决定要在徐州以南,淮河以北消灭杜聿明、邱清泉兵团淮海之战;随之派三分区邢司令带兵消灭县保安团解放夏邑县城,故修书告兄知晓。五卿兄全家居住城内,请兄不要轻意离开县城,盼兄作好内应。
孙先生言道:
彭团长修书多已言明,兄心中明了,回城后能作之事会同知友尽力而为,我已让四弟去归德电传大哥、二哥知晓此事,能帮则帮,请云生弟告知邢司令员县城见面。
下午孙先生辗转到会亭集,傍晚回到县城家中。
五日,县城内大街小巷,学生、居民检到很多传单:“淮海作战,解放夏邑县城。”“同胞放下武器,不伤一兵一卒。”“和平共处,普天同庆。”等宣言。县保安团闻听已知解放县城的战势拉开,统战舆论施行。保安团长李子玉召集连以上顽首训话:严以待命,准备战斗,死守县城,决不放弃,勇者晋升,妥协必毙。县长李春茂给职员鼓劲,给李子玉打气,筹粮油盐材给养,以备战用。
晚十点多钟,县护城堤外已被三分区部队团团围困,县城内外通行阻止。
十一月六日,在淮海战役拉开战事同时,邢司令员亲自指挥三分区主力部队,战斗部署:三十六团围城东南部,六团围城东北,县大队围城西,炮兵连、机枪连在城西南大堤外高岗为发射阵地。县自卫团在县城外围阻止外援之敌,指挥部设在南堤口外关爷庙内。战斗方式:首先消灭外围顽匪,县城之敌,军事打击,政治瓦解,长围久困,迫敌投降。

激战攻县城
六日夜晚,炮兵连、机枪连突然以猛烈火力向东西堤口内小营园顽匪炮击、枪杀。三十六团发起进攻,顽敌死伤惨重,狼狈逃进城中,城门紧闭。打响了歼敌第一仗,占据攻城阵地。
七日晚九时,三分区部队从城堤四周发起总攻:在炮火掩护下,突击队从四堤口通城大路进攻四门,准备爆破城门外地堡,阻止向外发射的火力。一排先行,二排接力,三排补充炸药,形成百名战士长蛇之阵。双方火炮、枪弹、照明弹把整个战地变为白昼。地堡内敌人机枪射弹如同暴雨一般,城楼上火药弹齐射,酷似电闪雷鸣,枪炮烟火把城门外战场成了一片火海。攻城战士前仆后继,无法靠近地堡,伤亡甚重,只好退下战地。
八日、九日三分区炮兵连及县大队机炮连利用白天观察之机,向四城门外地堡、四角炮楼、中心炮楼发射重型炮弹,催毁城周围阵地,把顽敌堡垒夷为平地。
三分区部队调整作战方式:为消耗保安团火药、夜间扎木伐站草人,借风力放推河中,机枪掩护佯攻县城之势。顽敌认为兵临城下,枪炮齐鸣,震耳欲聋,城周边呈现一道火墙。黎明顽敌才知上当受骗,弹药几乎耗尽。
十日解放大军利用风筝向城内散发传单,用自制喇叭筒向城内顽军喊话:淮海之战已胜,全国均已解放。大势所趋,不要顽固不化。
解放大军夜间放弃对南北门的攻击,从东门外小营园发起向东门攻击县城。李子玉认为解放大军已撤,命令炮兵中队、机枪连在东门应战,其他三营兵将从南、北门出城突围解放大军。未料到顽军刚出城门行至吊桥以外,便遭到解放大军的迎头痛击,死伤惨重,狼狈逃进城中,闭门不动。李子玉妙算失灵,恼羞成怒,当夜中风。

保安团弹绝粮尽,求援无望,派员议和
解放大军的攻击,围困和政治瓦解。顽军弹尽粮绝,死伤惨重,突围不成。商丘、徐州求援无望,顽兵倦怠疲惫,士气低弱。李子玉本人认为:命运已到尽头。
十一日上午,保安团长李子玉找到县长李春茂商量:周边同党联系终断,求援无望,弹尽粮绝,兵疲力竭,不可久抗。李春茂听了认为李子玉无能,满脸沮丧,处于无奈之中。随吩咐李子玉通知营长以上及政府要员聚会议事。孙五卿先生从归德看病已回,我派人请他参加,晚上在彭世敏酒楼相会。
晚上六点左右,在彭世敏酒楼聚会人员:保安团长李子玉,团副李东生、祝桂侦,营长杨耀武、张世美、王老成。县长李春茂及政府要员孙五卿等人。席间县长李春茂把当前局势、城内粮米油盐紧缺及李子玉之意讲给诸位述说。当时有的主战,有的主和;主战派二团副仨营长,理由是:即是举手投降我们也是毙命。主和派政府要员。为此争论不休。孙五卿先生立起,劝诸位不要动气,听我之意再作计议:前几天我去归德看病,淮海之战,共产党军队指挥部驻扎归德。火车、汽车、牛车运送支援物资堆积如山,支前人员成千上万。归德以东县城中央军队均已复没,淮海之战共产党胜利已决。根据当前局势,诸位权衡利弊,是战是和全靠诸位商议。众位议道:两军相持,以和为贵,我们愿以起义接受整编。李子玉说道:同意众位意见,但是特派出城议和员谁能担任?李春茂暗视众位说道:孙先生力当担承。孙五卿先生应声:众位力荐,不好推辞,量力而行,但需可靠船工。孙先生心想正合我意,出城面见邢司令。
十二日早上东城门楼悬挂白旗一幅:停战,愿派员议和。十点时分孙五卿先生同船工唐富田从东门南边城墙斜道出城。手打红十字旗帜一面,乘船向城河东岸驶去。到东堤口小营园下船上岸,三分区邢司令员,冯政委早已在此等候。
“请问来员是孙先生吗?”
“青原中学教员孙五卿,久仰二位长官特来拜见。”
“请到营部谈话。”
一同到东关大王庙指挥部坐下叙说:彭方生介绍孙先生能助我军之力,果有今天之举。孙先生说:我已托彭团长向二位首长报告县城见面,未料今日早会。随后将李春茂、李子玉意想起义接受整编,望宽仁对待;县城坚险,顽兵驻防城墙四周,易守难攻,只可佯攻不可激战。冯、邢二位首长接话:孙先生报情已晓,李春茂、李子玉初时醒悟,那有今日争斗。现在只有缴械投降,没有起义之说。请孙先生回告二位,要通明时局,不要犹豫不决。
孙五卿先生返回县城,面见李春茂、李子玉二人,把冯政委、邢司令员回话报告:现淮海战役共产党已胜,劝二位不要固执到底。共产党不计党派深仇,以民族利益为重,和平解决冲突。放下武器投降,以仁相待,以德报怨,定有厚赏。现陈、邓大军已到县周围,如坚持对战,自取其亡。
下午在保安团部召集军、政要员议事,共同意愿以投诚归属共军,明日再派孙先生出城商议。
十三日上午孙五卿先生二次出城告知冯、邢二位首长,言说二李有诚意投城归降。李春茂命人接通城外电话,并在东城门楼悬白布一幅上写:“请接电话” 。冯政委与李春茂对话,知有诚意,停战归属,应允投诚。
十四日上午孙五卿先生三次出城,以县民国政府军政特派议和员身份,同冯、邢二位首长商议解放夏邑县城交接仪式。冯、邢二位首长并赞扬孙五先生解放县城立了一次大功。

无条件投城,县城解放
十月十六日早上,县城保安团官兵及县政府官员、眷属2500多人集结在东门里儒学大操场上。并将武器堆架一起:迫击炮10多门,轻重机枪66挺,步枪1200多支,手枪100余支,火铳炮100多杆,手雷、炸弹、子弹火药堆如小丘。
近午时分,打开东城门。城内居民、商人手擎三角小红旗列队,迎接解放大军进城收复县城。解放大军进城后在大操场,接受顽敌缴械投城。冯、邢二首长讲了宽大政策:投城官兵愿意接受整编的与我官兵同享对待,愿意返乡回家的发足路费。李春茂、李子玉也被宽大释放。解放大军接管了县城,夏邑县城得到彻底解放。


文章分类: 寿乡夏邑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