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沱水四骏:辞赋四章《樱花阁记》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10-19 09:30作者:刘运章

《樱花阁记》序文

摄影赋文/ 阳光传媒刘运章

沱水四骏相约同题辞赋《樱花阁记》前三篇已经问世,我作为四骏的老大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喜,三篇辞赋均是恣意盎然,伟才雄俊,既有辞赋的深刻,更有诗词的华美,辞采骏茂,云逸天成,韶文华章,蕴意厚重,奇妙鲜有,堪作观止!大有“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龙”的飘洒气度,因此在下搁笔收卷,不再赋文赘述,唯留三篇传世。

云峰兄之文俊逸秾丽,锦绣卓然,说理深刻,力透纸背,虚伫神素,脱然畦封。黄唐在独,落落玄宗极具高古风范。穷尽天地宇宙,人生百态之妙悟和恰逢盛世的喜悦,“与道俱往,著手成哲”诚如是也。


微信图片_20181019093420.jpg


高杰弟长文妙笔,收卷自如,华文丽辞,神游物外,遗世独立,家国情怀,高迈于上。其词“悠游于阁南沱水之滨,烟波浩淼,苇蒲盈岸;云韶居外,凫雁集群。听涛风晚,露清月明”可圈可点,无可媲美!

书法家刘英辉弟辞赋犹如长幅画卷,彰显盛世政通人和,国泰民安之斯世兴福。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备具万物,横绝太空,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行文“依沱河之滨,三层廿翘,玲珑剔透,端庄优雅,古朴方正。微风拂过,角铃琤瑽,如鸣佩环,幽邃穿林。”谓之秀文难寻,昭然四海。

今结集发布,广流古往,恳请读者斧正,切切为盼。

此微序于戊戌中秋。


微信图片_20181019093438.jpg


辞赋华章(一)

樱花阁记

文/刘高杰

中州腹地,有城名栗。欣逢盛世,多添灵秀。戊戌春月,再筑一楼。因道旁广植樱花,遂以之为名,曰樱花阁。斯阁也,层叠翻飞,画栋雕梁,青砖作基,碧瓦为穹。南座北朝,揽东西之清风;春始夏竣,避秋冬之寒雨。后临沱水之浩淼,虚怀高旷;前沐初阳之灿然,气象澄明。

迨及春暖风发,樱花盛开,信步阁北,精光摇翠盖,丽色映珠玑。城中灯火,星耀不灭;阡陌车马,川流不歇。四方之宾,比肩继踵;八方之客,连袂成云。此一城之内,一年之中,一大乐事也。至若夏夜微凉,悠游于阁南沱水之滨,烟波浩淼,苇蒲盈岸;云韶居外,凫雁集群。听涛风晚,露清月明。置身其间,则有穷古今之幽思,念天地之深情,神游物外,欣喜莫名。


微信图片_20181019093451.jpg


吾尝于八月间登临此地,心旷于中原之脊,忘怀于云阁之巅。感慨良多。夫古都栗城,今之夏邑,康宁宝地,福寿名乡。西迎成汤绵绵甘霖,东接孔圣穆穆祖祭,北纳虞城猎猎雄飚,南招江淮朗朗爽气。承盛世之余,有雄富之称。民者各操所业,尽献其能。吏者廉明刚正,行遵直绳。据秀水莽原,创煌煌骏业,恢弘壮志,耸高标,建丰碑,以至黄发垂髫,怡然无虑,而后乃求精神之丰盈,遂有樱花阁其事。此盛世之貌也。

夫盛世者,古亦有之,自文景而至武帝,贞观而至开元,复及康雍乾,盖此三者,物阜民丰,人多良善。及至武帝后,天宝初,高宗末,盛世不复,乱象已呈。粉黛之下,皮肉俱衰。颂歌尾韵,多似呻吟。何者?骄奢贪腐之风已起。心不正而欲行弗乱,内不修而欲纲纪明,岂不怪哉?诚可笑矣。

古人云:盛者衰之始,福者祸之基。诚不虚也。观今之中国,承前启后,鹏举龙骧。珠璧交辉,裕后光前。是盛世自无疑也。然安不忘危,治不忘乱;未雨绸缪,防微虑远。若果能久以民为邦本,以心为体全,政在得民,拳拳在念,德本刑用,戒奢以俭,自可成长治久安之势,百二河山;显日升月恒之态,亿万斯年。不然,人存政举,其兴虽勃,而人亡政息,其衰也忽焉。此诚不可不慎者也。

戊戌八月,栗城秉一为记。


微信图片_20181019093447.jpg


辞赋华章(二)

樱 花 阁 记

文/ 王云峰

樱花阁建成有日矣。数规往未果,幸周末有暇,遂邀友驱车同游。是日也,云雀送润,雨洗溽暑。

古城夏邑,乘百城提质之际,筑以文化名城之机,始建樱花大道,两侧遍植樱花,于西南端建园以纪盛举,名曰:樱花园。园成之日,彩旗飞舞,游人如织。花放芬芳,俊逸儒雅。次年春,樱花烂漫时节,全民健康运动之徒步大赛暨樱花节开幕盛事,“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扬孔子祖籍之风,唱经济发展之歌,何其壮哉!


微信图片_20181019093429.jpg


今春又于樱花大道南端,沱水之阳建阁以襄盛世,名曰:樱花阁。阁起三层,翼然凌云。与友登阁而眺,烟雨之境,飘然而至。东望中国美丽乡村青铜寺,庙宇高耸,烟云环绕,隐约可见。此处经济振兴,民风朴实,孝贤文化得以传承光大,今有百岁老人,腰身硬朗,手脚灵便,目可穿针,令人赞叹。新建单拱长桥飞架沱河南北,气势如虹。西邻杏花村,迷蒙一片。忆春日畅游,花开如梦,分外妖娆。思酒旗斜矗,品香味悠远。寻芳踏游者,徘徊旬余日。远接百竹园,雨沐苍竹,一枝一叶,翠姿生辉。小椅独憩,一念入境,花随缘开,别有情致。南抚沱水东流,浩浩汤汤。河内水草丰茂,彼岸丛林宛如眉黛,时隐时现。晴日则有白鹭翔集之美,野鸭戏水之趣。画舫畅通之时,管弦笙歌,则有秦淮古韵。北引樱花大道,与长寿阁遥相呼应。共赏天籁栗音,齐纳龙湖明珠。有诗贺曰:

樱花大道樱花开,

十里春风入我怀。

大美栗城寻芳客,

欢声笑语点赞来。


夫夏邑上古古都,华夏之邑。豫东明珠,襟带黄淮,近邻宋徐,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处黄淮平原之利,有八纵八横之通。兴古栗淳朴之风,名中国长寿之乡。人居佳境,魅力小城。抓发展机遇,城市建设,日新月异。隋唐运河,古貌复存,风光秀丽。龙湖碧波,天光云影共徘徊,知雨廊桥,幽人钓客话桑梓。沱河之滨,仰观古木参天之势,俯消枇杷思乡之愁。超然御风,有往而快哉。


文以阁起,阁以文名。登高揽胜,忧乐关情,古之有矣。今欣逢盛世,谱写华章,小康可待,美丽天然之居,幸福和谐之家。

雨却暑气,风卷炎热。雨中登阁,惬意画情。流连徜徉,兴味悠然。同游者,阳光传媒刘运章、栗人书法美术学校刘英辉及其稚子卓然。

是为记戊戌夏日。

栗橙于夏邑一高

注:云雀,今年第15号台风被命名为云雀,登陆时正值伏旱,所致风雨,恰当其时。


微信图片_20181019093420.jpg


辞赋华章(三)


樱花阁记

文/刘英辉

近闻樱花阁落成久矣,几欲往之,难得拨冗。是春,夏邑第二届樱花节在樱花大道南首举行,樱花阁尚未竣工。戊戌大暑,适逢周末,台风携雨不期而至,吾与阳光传媒运章兄、一高老师云峰兄、稚子卓然欣然登临。

樱花一阁,踞栗城南畿,依沱河之滨,三层廿翘,玲珑剔透,端庄优雅,古朴方正。微风拂过,角铃琤瑽,如鸣佩环,幽邃穿林。远观若两宋城门,侧窥似居庸之关,襟一河辐辏八荒之气,列豫东傲尊四省之隅,东遏彭城雾障,西阻归德寒暑,南聚亳州祥瑞,北衔曹州风云!


微信图片_20181019093432.jpg


登临送目,霏雨轻霭卷舒,浓墨氤氲如黛,沱河揽翠天际,南城尽收眼底。灰瓦白墙,掩映两侧树荫;青砖红径,铺设一带堤岸。杨柳偎依,良禽筑巢而栖;法桐蓊郁,鸣蝉不绝于耳。清风徐来,沱水银光恰粼粼,暴雨骤止,芭蕉琼露犹沥沥。顿觉溽气全无,心旷神怡,其至乐者矣!

余从商数载,尝顾人间得失,得之吾幸,失之吾泣,及至不惑。得之者何哉?失之者何哉?百年之后,不过一骷而已,帝王将相如是,显达富贵如斯,一抹烟雨覆天地,两袖浮云收古今。登斯阁也,则明心见性,美净解郁。

欣逢盛世,齐奏华章,升平蓝图,政府擘画。青桐寺大桥长虹卧波,一桥飞架南北,沱浍河航运指日可待,码头即将破土。人临胜景,诗和佳处,一言均赋,四韵俱成:

樱花十里迎宾客,

沱河阳岸矗高阁。

斜径苦寻无归处,

幽丛闲钓有南柯。

人少彷徨多歧路,

老来蹉跎减消磨。

清风明月无所寄,

槛外风雨入碧波。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