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库网_商务红金色背景_背景编号5923454_副本.jpg

谢光玺:与县委书记一起吃涮锅

6
发表时间:2024-05-21 20:28

与县委书记一起吃涮锅(散文)

谢光玺

1984年的秋天来得特别早!刚到中秋节,豫东大平原上就已是五谷丰登,瓜果飘香的丰收景象了。
那时,我刚从“三尺讲台”借调到县委宣传部工作,与同时调来的另外两位同事暂时居住在县委家属院的一套房子里。这个小院三间正房,东西各一间配房,原是建好后准备分给一位姓贾的县长一家五口居住。当时住房紧张,有一位退下来的老同志不服气,给上边写信说县长“超标”,于是办公室就临时分给政研室、政法委及我们六个人居住。说是沾了“信访告状”的光,其实是贾县长会做工作,私下里说服老婆和孩子,把房子让给了我们这些“光棍汉”。
我们一屋三人住了不长时间,为了给肚子里加点油水,就偷偷起了个小伙。说是小伙,其实就借了个电炉子,买了几个碗盘,几双筷子而已,切菜的案板是在旧书桌上搭了块木板。
过了中秋节不久的一天,我们随分管宣传工作的孟副书记下乡检查工作。检查结束回来时,因为是星期天,县委食堂因人少提前关了门。“老大哥”王光和张弟我们商量后对孟书记说,我们住室里有小伙,想请他一起吃顿饭。
孟书记听了高兴地说:“你们三个刚进县委,今天就算我给你们接风。”他从家里拿了两瓶“张弓酒”及十几个鸡蛋,跟着我们来到“超标房”。
我们三人都是农民出身的单身汉,能跟县委书记一桌吃饭,那心里很是激动。七手八脚地从床底下挪出了电炉子及几天前买好的青菜、粉条和舍不得吃的涮羊肉。
电火锅滋滋地冒着热气,王光和张弟忙着洗菜切菜,我且把床上桌上的旧书新报尽可能整齐地摞在一起,既紧张又高兴。孟书记安慰我们说:“不急不急!星期天下午不工作了,咱们慢慢吃了,细细聊。”他边说话边随手拉了一把旧椅子坐了下来,信手翻看着桌子上的书及笔记本.........
火锅终于烧开了,由于没有酒杯,孟书记给我们每人面前的饭碗里倒了点酒,语重心长地说:“你们三个人都有文化,又赶上了政策开放的年代,国家培养青年干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今后只要努力工作,做出成绩,一定大有作为!来,碰碰杯,我祝贺你们!”
孟书记是从永城革命老区调来的领导,有“文凭”又有工作经验,是当时县委主要领导人中的“笔杆子”,很受我们这些“小年轻”的推崇,所以我们仨都争着向他敬酒。他则边喝酒边听我们汇报老家的情况及个人爱好。喝到兴致头上还会表扬我们谁谁的诗歌写得好,谁谁的小说散文获过奖......
记不清是起风了还是下雨了,孟书记与我们刚碰了一大碗酒,正从火锅里涮了涮,捞起一筷子菜往嘴里送,一幕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的个天,那筷子上头夹着的不是青菜,更不是羊肉,而是一只正在晃动着的青灰色尼龙袜子.........
我们仨不约而同地往头上看了看,那根本来晒衣服的铁丝在火锅上方穿空而过,不远处还有另一只同样的袜子在铁丝上一动不动。
空气凝固了多久,不知道!
只知道孟书记用筷子敲着酒碗催促我们:“唉唉!你们这三个秀才怎么啦,该你们谁喝了!”
我们偷偷地看了看,那双夹菜的筷子还在孟书记手里,只是夹着的袜子被他俏俏放在桌子底下了!
后来的酒和涮火锅的味道我们几十年来一直都说不清楚,只有这种袜子在记忆里挥之不去。
第二年,孟副书记调到邻县当了县长,不久又当了书记。我们去看望他,刚准备道歉说袜子的事,就被他摆手拦住了。他说:“当年你们的火锅有福气,他告诉我做人身体需要营养,做领导干部思想上精神上的营养比卫生条件更重要。你们看,党和人民给我的担子更重了!”
又过了几年,孟书记到市里担任了更重要的职务。我们到市里去看他,他还是那样哈哈地笑,指着我们说:“你们也走上领导岗位了,你还是大作家呢!你年纪较轻,懂经营会管理,是大老板了!但你们都是孔子祖籍人,经商也是儒商,千万不要做奸商啊!
望着这位慈祥的老领导,这位真正的共产党人,我们作为后来人,能说什么,又该说什么呢!

      草于2024年5月8日

作者简介谢光玺,河南省夏邑县人 ,曾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文联主席,商丘市作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