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他36岁就当夏邑县长,多次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神话

547
发表时间:2019-01-02 21:11来源:《夏邑县》公众号

彭建业,原名彭统立,1902年8月出生于夏邑县东北彭小楼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幼年读过私塾,有些文化。长大后比较关心国事,与其兄彭统一参加了西北军。彭建业为人正直,在部队接受了很多进步思想,积极寻求救国道路。退役后,居住在夏邑城内东街路北,担任六区区长。

在担任六区区长期间,彭建业对国民党县政府的腐败和不法行为据理揭露,对民众的公益事业带头操办。他竭力赞助县立医院和文化书社,希望民众的健康和文化生活能够得到改善;倡导把彭氏宗祠的收入,由族长私人霸占转达为公有,组织族户保管委员会,实行民主管理,用以兴办青原中学和资助在外求学的族内困难青年。

1938年春,夏邑灾情严重,他倡导开仓济贫,动员和组织城内大户献粮捐款,救济灾民,赢得赞誉。

1938年5月13日,日本侵略军出动飞机轰炸夏邑县城,国民党夏邑当局各个要员仓皇南逃,夏邑陷入无政府状态。经民运指导员郑训(共产党员)等人推荐,商丘专员宋克宾委任彭建业为夏邑县长,组建成了夏邑县抗日政府,并让胡畏三、冉昭德等抗日志士任各区区长,上任伊始,彭建业以青年知识分子组成的“学兵队”为基础,集中全县各大联保的零星武装和徐州战役后逃进夏邑的部分国民党士兵,组织起了300余人的夏邑县抗日武装常备大队,并集中到县南代集整训,从而提高了政治素质和军事技术。

常备队整训伊始,夏邑县城即被占领,日伪对夏邑实行残酷统治,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夏邑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常备大队的战士们义愤填膺,纷纷请战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是年8月,彭建业通过侦察获悉,将有日伪军一部护送一批军用物资由刘堤圈火车站前往县城,便决定利用青纱帐作掩护,伏击日军运输队。当日上午9时许,满载军用物资的数辆大车在30余名日伪军的护卫下,从刘堤圈赶来。待其走进伏击圈后,常备队指战员突然以猛烈的火力对其拦截射击,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日伪军当即倒下一片。狂妄至极的日军怎么也没料到大白天会遭到伏击,惊慌之余,在敌酋的督战下,龟缩车下应战。彭建业命令部队发起冲锋,战士们争先恐后、不顾一切地冲上公路,吓得日伪军丢下3大车军用物资和几具尸体狼狈逃窜了。伏击战大获全胜,抗日武装常备队军心大振,伪军制作的“日军不可战胜”的诺谎言不攻自破,坚定了全县人民抗日必胜的信心。

这次伏击战后,抗日武装常备大队迅速壮大,处处打击伪军和伪基层政权,防止伪政权推行伪化统治。9月的一天,彭建业得到消息,将有一个小队的日军从砀山来夏邑。兵贵神速,彭建业立即排兵布阵,带领部分常备队员,火速埋伏在夏邑北夏道口南门外夏(邑)砀(山)公路两侧,对日军进行突袭。两军相逢勇者胜,日军一出现,彭建带领战士们勇猛冲杀,日军在弹雨中丢盔弃甲,仓皇逃窜,常备大队击毙日伪军各2名,缴获战马1匹、机枪1挺,再次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谎言。汉奸刘文耀向驻砀山的日军主力提供了彭建业的活动情报,日伪军几次“扫荡”夏邑,妄图一举歼灭夏邑县抗日政府和武装常备大队。常备大队避实就虚,与敌开展游击战。日伪军到处挨打,却始终围不住常备大队,更是无法“剿灭”。刘文耀还被常备大队抓获(于当日夜被常备大队一小队长放跑)。于是敌改为利用地方关系,从内部瓦解这支武装。

是年10月,表面同情抗日,被彭建业任命为抗日自卫团团长的会道门头子张士明被敌收买,挑拨彭建与常备大队雷大队长的关系,又撺掇彭建业下令,由他规劝雷大队长化解矛盾。他借机带杆子会众刺死了雷大队长,刺伤常备队员数十名,并将雷大队长手下警卫连的武器全部缴下据为己有;又故意和呼噜队杆首、同是另一自卫团团长的邱鸿宾闹摩擦,追击邱鸿宾队伍数里之遥,竭力制造抗日队伍的矛盾。彭建业几次召见张士明,想劝说他改邪归正,共担抗日大业。但张士明以各种理由拒不相见。后又以调解矛盾为由,摆下“鸿门宴”,请彭建来赴宴“议事”,密谋诱杀彭建业。由于彭建业不了解张士明已沦为汉奸的真相和张的阴谋,认为张士明是自己委任的团长,定会听命,为了解决矛盾,维护抗日队伍的团结,共同对敌,有必要找张士明摆明问题、讲透道理,对其批评教育。所以他不顾劝阻,带领8名随从,自与儿子小凤共骑一马,大义凛然地赶往张士明的驻地核桃园村。张士明一见彭建业,不由分说,抄起一把大刀迎头就砍。彭建业被害身亡。

彭建业被害后不久,日军为张给士明壮胆,很快突袭了彭小楼村。狂妄的日军从西南核桃园扑向彭小楼,全村人纷纷往东逃生,日本鬼子用机枪向手无寸铁的百姓扫射,当场打死本村乡亲彭德明,打伤村民彭统福等多人。这一笔笔血债完全证实了日伪合谋屠杀中国人民的豺狼本性,人民群众对日伪恨之入骨。不久彭建业生前组建的夏邑一区抗日队伍,伺机将为虎作伥的铁杆汉奸张士明除掉。

彭建牺牲50周年时,彭小楼全村父老乡亲把他的英灵请回了生养他的家乡,举行了隆重的哀悼仪式。